人间否

云火之下一个人

丧丧丧丧丧丧丧



曲:独活

或许我也曾在
寓言某则中竭力把自大扮演的鲜活
愚蠢至不可宽赦
目光停泊或逃往 哪座天国

传说几经转口
跌落耳廓却也不过是庸人们说
狭隘的量身定做
做我消瘦眼界棺椁

方寸间僵卧
萤火云端涂抹
昂首折皱脊背纹络
可唤作炙热

待亿万嘲讽脱出喉咙
可否将顽石撼动
可否打破 曾执拗发过
那天下第一的疯
蘸过天赐的无知从容
容我寥寥勾勒无趣平生
跌撞下渴冰的夏虫
共我一同吞咽好梦
长眠顽冬
【害妹完

颤颤巍巍开了新坑

或许我也曾在
寓言某则中竭力把自大扮演的鲜活
愚蠢至不可宽赦
目光停泊或逃往 哪座天国【洪卓立的歌都挺良心的啊orz

人间业火2

妖狐在屋里踱步,思维是怎么也集中不起来。
正烦着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进来吧,”妖狐的声音清越。身边不少人在和妖狐语音聊天时都能忘了他是做什么的,驻扎在这儿,妖狐的声音甚至没有沾染上一丝媚态,干净的还是和暴雨洗过的星幕一样。有人打趣说谁能想到偌大的夜总会当家是个小男生,妖狐也只是笑。
“哥…?”小心翼翼的声音,般若探了半只脑袋进来。他这边一结束就有人告诉他妖狐找他,般若匆匆洗了澡,扯上浴袍就往这边赶。穿的急急忙忙扣子来不及系上,胸前大片裸露的肌肤露在外面,上面的粉红色印记也露在外面,张牙舞爪地要闯进妖狐的眼眶。
太刺眼了。
似是无意地抬手把般若的领子向上扯了扯,仿佛这样就能把那些擦掉一样,连带着般若的过去一并遮住,充斥着顺从,呻吟和铜臭的过去。

他曾拼了命地鲜活着的过去——至少他自己觉得是这样。

般若拿出招牌笑容套在脸上,酒窝和虎牙什么的从来都是杀器,看他笑得坦然,妖狐反而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开口。
“就打算一直这样么?这算是在深渊里起舞?”妖狐坐在办公桌上,好看的腿垂着,终究还是说话了。

人间业火1

“咔、咔、咔”,高跟鞋没精打采地敲打着地面,青行灯进门,随手把手里的衣服甩在衣架上。
“怎么样?把人家的底儿摸到了?”突兀地响起一声,吓得青行灯一个激灵,迅速扫了一眼办公室,瞄见了沙发上的阎魔。
“我说你…”
“你什么你,我说你出办公室不锁门这个习惯真是挺方便我的,”阎魔嘴里嚼着曲奇,一边顺口就把青行灯堵了回去“就是这藏零食的地方还是那么没创意。”
“……”
“说正事儿,有点儿收获么?”阎魔敛起说笑的表情。
“干嘛告诉你,进我屋不说还吃我零食……
啧还吃!”
“警监向侦查警司询问一下工作进度都不行啊,明明就应该你主动向我汇报。”
青行灯一屁股栽在沙发上,往嘴里塞了一块曲奇,含糊道:“行吧,别提了,无懈可击,说话态度谦和滴水不漏,再配上那无辜表情,我都快信了这次扫出来的吸毒案发生在他们夜总会真的只是一个巧合了。”
阎魔蹙了蹙眉,“聪明的戏子…真是棘手…可以先考虑换个突破口了,那几个吸毒的怎么样,说了点什么有用的么?”
青行灯翻了一个极浅的白眼,“只是一个劲儿承认错误,问他们购买渠道,也说的不清不楚…我总觉得…”
“觉得什么?”
“不是说不清楚,是不敢”
“…怎么这么说?”阎魔知道这些东西青行灯是不会随意推测的。
“花鸟看了审讯录像,和我说他们眼神躲闪,手脚更是不老实,基本可以确定隐瞒了相当一部分事实。”
“看来门还得在这儿开啊…辛苦辛苦青坊主他们加加班了,争取尽早突破”阎魔说完起身准备走了——当然曲奇罐子和她一起。
青行灯出了一口气,倒是觉得能用一罐曲奇就把这尊神出鬼没的上司送走自己赚大了。




不知道说啥…有点儿难过…同人这个东西…真的要…找看过的小伙伴一起搞…当然也可能是我写的确实贼差…但无论如何还是要对故事有点儿把握的冒qaq

通篇讲故事.jpg

踽踽曾记年


曲:明日世界が終わるなら
原著:江南《九州缥缈录》
文案/词:君子芒


文案:
燮初,羽烈王姬野伐陈。陈将费安力主不降,对阵三月。后羽烈王破敌阵,斩安。燮卒灭陈。
陈国公擒于燮,时其年幼,项太傅惜其才,乃以画遗之,言此可活之。公得赦,然未尝语人也。
逾数十年,公将殁,召其子,告之。徐展之,唯明月高悬,月下两挽手小儿行于长街耳。

词:
砚中垢杯中涟漪,长街荒唐曾一役
不复提流落只言片语
坊间口耳演绎 史官恐纵笔

搏一瞬死生一系,入一卷庸常数笔
寥寥勾勒月波滴白羽,秋水映嵌琉璃
穷途既已尽,比肩枕崖前风万匹

凛凛动衣袂
星河四垂闲云逐水
霜红百里无可缀

足下履倾颓
盲眼偏执自踏不悔
寒枝前雪千堆
付之尘灰歧路无畏

———M———

摧城焚河荡千骑 猛虎仍鸣颤不已
血色风吹皱眸中深漆
束发敞衫而抵,赴断枪折戟

经年风尘随白驹
犹作少年解戎衣
偶触方寸胸壑玲珑意 ,眉目悄敛杀机
孑然尘间事,霎时纷至盈满一池

庭雪晚落急
负手清眺 依稀鹰旗
抬袖粉饰太平局

此去当睥睨
咫尺朝夕 须臾迢递
寒月清烛如炬
只难窥破一室岑寂

偏把宿命作宿敌
铁甲锈矣,山河自有淋漓意
尽披一身狠戾
始知旧诺不可期
复揽 画倾眼底

庭雪晚落急
负手清眺 依稀鹰旗
抬袖粉饰太平局

踽踽无所惜
风霜欺身 不置一语
纵世人皆谓我——
天弃世遗

深殿,覆手遣尽人间苦乐
阶前听雪恰如昨
听客尽入座
醒木起落百转千折
后世擦肩而过
长枪在侧虎啸忽殁

今天成功把消费压在20以下,就很有成就感。

这几天睡的死多死多的于是报应在今夜来临…
说一下九州缥缈录,入坑不久,然情怀很重,于我而言是近几年对我影响颇大的书,设定庞大,很江'南,各种方面都很江'南,语言、情节,到它最后变成一个大坑【这点最江'南】关于情怀,一首曾杨柳就够了,公众号和他自己在微博上也写了很多,没啥子多说的。只是作为一个不想毕业的回忆杀狗血党,少年共犯荒唐一大番随后倏尔手握刀剑踏上宿命,n年后附上一段史书记载或者民间流传的荒诞不经的蓝本这种设定实在不能再喜。尤其是姬野亲自撰写南淮十余年前的情景那一段,不由得心头一热,大概也能理解他为什么亲自提笔粉饰那一段太平了,一生想守护的东西不多,竟都是在南淮遇见的。

模拟之后被dictation和reading打败了 太丧了 实在是太丧了 怎么能这么丧 考试前给我们模这个难度的拟 你们良心不会痛么?!?!

铁甲在或不在,也许仍需缅怀


【寥寥勾勒月波滴白羽,秋水映嵌琉璃】

【血色风吹皱眸中深漆
束发敞衫而抵,赴断枪折戟】

一句姬野一句羽然 真是美滋滋 希望能尽快尽快搞完它